之予长心

私人博,不混圈

置顶

霹雳:爱的是天迹、地冥、剑雪,大墙头人觉非常君

金光:神蛊温皇/任sir、史仗义

我喜欢所有可爱的姑娘,布袋戏我一般对所有bg官配都很喜欢。

太虚龙神:

应该写在墙上,时时提醒自己……


摘纪录:



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不过是愚蠢导致的。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多久没放假了,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努力多了。人难免天生有自怜的情绪,唯有时刻保持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于宙《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




感谢推荐


血闇源头啊,真的他好神秘呐!

【温酆】终焉

(┯_┯)楼主的佩剑
我死了,说不出话来。。。
@- 梨花雨凉控づ

神棍竹珣君:

*是约稿。


*丧尸嘟嘟月出没。


凤蝶方从外面归来,见神蛊温皇身边站了一个人,头发散乱,黑白间杂,看不清他的面貌表情,观其衣着,倒像是已失踪多时的副楼主酆都月。


神蛊温皇捡到了一个丧尸,他本来是当作没有看到,但是这个丧尸似乎对他有种莫名的执着,一路跟着他直到了还珠楼。


今天本是难得的神蛊温皇想一个人出门散心不带随从的日子,未曾想被一只丧尸扰了宁静。神蛊温皇看着那个执着的丧尸想起了一个人。



他微眯了一下眼睛,对凤蝶道:“去把华儿叫来。”



华儿很快过来了,显然她一眼认出了副楼主,虽然副楼主一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似乎是变成了丧尸,华儿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很快的,便听见神蛊温皇对她说:“为他洗漱一下。”



华儿感到自己的双腿颤抖着,跪倒在地,魔世开启后丧尸病毒的传染世人皆知,谁愿变成如副楼主那样一具躯壳:“楼主,请放过我吧。”



神蛊温皇只是看着华儿,华儿感到了一阵莫大的压力,那是比死亡更深的恐惧,于是在这压力的驱使下她颤抖着手开始为酆都月整理。丧尸酆都月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站在那里,很是乖巧,却在华儿触碰他时露出可怖的样子,仿佛血肉对他是什么至极美味。


华儿下意识地看向楼主,神蛊温皇躺在那里却看向了酆都月,神情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在他身上下了蛊,你且不必担心。”


整理好仪容,观其平静的面貌依然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副楼主酆都月,只是双眼没有半分神采,显得呆楞的很,华儿一时间也心情复杂,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仍记得酆都月当年温文尔雅精明干练,气度谈吐皆为不凡,一副翩翩白衣公子模样,现在却只能叹造化弄人。


丧尸酆都月就此留在了神蛊温皇的身边。


丧尸酆都月不吵也不闹,似乎也没什么吃人杀人的欲望,只是跟着神蛊温皇,为他推轮椅,在神蛊温皇偶尔想晒晒太阳的时候安安静静地呆在一旁,有的时候神蛊温皇试图自己起身,酆都月便拽着他的衣角,拽的死紧,五指长长的指甲划破了掌心,流出枯败的血液来。


神蛊温皇像是对酆都月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你这样处理起伤口也颇为麻烦。”酆都月置若罔闻,依然是紧紧拽着温皇的衣角,神蛊温皇无法,又坐了回去,让蛊虫修复好那伤口,酆都月方像是安心了一般,抓住轮椅的把手,继续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


凤蝶不明白主人徒留一具空壳在身边有什么意义。


神蛊温皇也不太明白,他以为自己早已摆脱了所谓无聊的情感,在酆都月尚在世时也会因为他的天真而感到愉悦,却在酆都月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时鬼使神差地把他留了下来。神蛊温皇有的时候看向酆都月还是要带些防备,后来才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防备。


酆都月早已,真真正正地死去了,连一丝灵魂都没有剩下。


神蛊温皇喝着凤蝶端上来的茶,酆都月在一旁静静的,横竖他只是一具会动的尸体,神蛊温皇突然想让酆都月喝茶看看。神蛊温皇依稀记得酆都月喝茶的姿势颇为优雅,优雅的像是哪家出来的贵公子,而不是在刀尖上舔血卖命的杀手。酆都月一向如此优雅,至少在活着的时候是。


于是他召着酆都月,酆都月便受了他的召唤到他身边,温皇将茶杯放到他的手里,酆都月接住茶杯,也只是接住茶杯,好似他是一个茶盘一般,滚烫的茶燎着酆都月的手,酆都月的手不会红,也不会感到疼痛而摔了茶杯。神蛊温皇要拿回茶杯,酆都月便乖乖顺顺地奉上,手中还有着热气,与冰凉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好像还活着一般。


不,酆都月活着的时候从来不会如此乖顺,他总是想尽办法想要杀死他,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让他回头看他一眼。


现在酆都月不需要证明了,神蛊温皇正在看着他。


酆都月送过茶杯后依然站到了一旁,双目依然无神,透不进一丝光亮,神蛊温皇想着说不定这样也好,至少他多了一个百依百顺的奴仆,而不是一个对他感情复杂的欲置他于死地的杀手。


酆都月失踪了。


神蛊温皇没有想过酆都月还有失踪的那一天,毕竟现在的酆都月只是听他命令的行尸走肉,应该毫无自己的意识,神蛊温皇让凤蝶推着他去找找那个他丢掉的丧尸,却看见在还珠楼不远的一个村庄里,酆都月正捂着什么,被一群孩子拳打脚踢。


酆都月不会还手,神蛊温皇给他的蛊让他不会还手,他灰头土脸地匍匐在地上,口中含糊不清地喊着什么,神蛊温皇纵使瘫了也听力极佳,他分明听到酆都月喊的是。


楼主。


那群孩子用着污秽不堪的语言辱骂着酆都月,酆都月也只是重复着这两个字,怀中紧紧抱着神蛊温皇,或是说神蛊温皇还是任飘渺的时候送他的剑佩,想来是剑佩在随神蛊温皇出行的时候丢了,丧尸酆都月不允许自己缺少任何一块与楼主有关东西,便出来找寻。


他们就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酆都月狼狈至极的模样始终对酆都月自己没有什么影响,对楼主的执着已然成为深入他骨髓的一件事。


“凤蝶,你去给他一个解脱吧。”神蛊温皇突然这样对凤蝶说。



凤蝶从未见过主人如此疲惫的神情,但是她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应和地回了句:“是。”


从此以后酆都月便确确实实的死了,不仅灵魂死了,而且连躯体也为神蛊温皇所火化,徒留下一抔在月下飘散的骨灰。


温皇既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终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一个晴光尚好的午后,习惯性地想让酆都月把还珠楼的杀手名册拿来,方才意识到他已不在偌久。


神蛊温皇长叹了一口气,他很少叹气,这气息混着什么落入到尘埃里,开出一朵渺小的花来,又迅速地凋谢衰败下去,正如那无疾而终的情感,随着酆都月的死埋葬在了不为人知的岁月之中。


 



【迹冥】无题

奇梦人视角的一个意识流小段子,我瞎扯的。ooc莫怪。
天地女孩从会刊扣糖吃(┯_┯)

      我被扔到了海里。
      海的味道很腥,很咸,有别于甘甜的泉和没什么味道略碱的河水。可能我处于一条湖泊?又听见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冰冷的海水涌入鼻腔,我努力睁眼,想睁开一条缝隙,眼皮酸酸涩涩,睁不开。
      很疼,我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血,有一种自己身上不断散失热流的感觉。

     

      我快死了。意识清醒地告诉我,我快死了。
      快要死的时候,听觉和嗅觉竟还是灵敏,无法呼吸,胸腔竟也没有太闷。只是头,昏昏沉沉的。一会儿很热,一会儿很冷。
      曾尝试千万种自毁方式,溺水是最低劣的一种,此刻我没有资格嫌弃,我如此平静,仿佛在迎接死亡。
      死?  呵。
      如果真的要死了,我是很开心的,我早已死过千万次,又何惧这一回。
      是死亡在迎接我。






      我很害怕,我怕我死了明天依旧会醒过来。



      我未睁眼,
      却见到了他。



      曙晨、曙晨、曙晨…………我在心里默念无数次的,每一次濒死关头,他都会出现,每一次…………
      原来我竟如此渴望和他站在同一边吗?
      这道光芒,在无明的黑暗给予我温暖。唯一的温暖,或者……希望。
      呵。




      玉逍遥,我……我好冷,抱抱我。



      酸涩自胸口漫延至鼻腔,不能呼吸,我的头越来越疼,太阳六突突地跳,发式早已散了,头发在水流的拍拂下盖在我脸上,又飘起来,它们缠在我的手指上。

      我想见光,可我见不得,四周是彻底的死寂与暗夜,彻底的。我不断下沉,一点点下沉。

      一束亮光显现在我眼前。
      玉逍遥
      是他,
      我无力地举起右手,我触碰不到他,又无力地垂下去。


      再见了,玉逍遥。意识沉沦,虚无前我如是想到。
      或者,再也不见。不再见了,末日十七的人生,原就是为任务而生,为任务而活,这世人两相欠债,我终于……不再欠任何人的了,不用欠。

      “我要你记得,无论你出什么任务,都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也要爱惜他人的生命。”

       哈。





       “老板,你为什么要取月落南极称号呢?”
       “你知道吗?我曾有一故人,他希望我可以一直生活在光明的人世,而我只能拂逆他的好意,因为末日十七早已立誓此生只为任务而活。”
       “月落南极,永夜之意,我与他,终是背道殊途罢了……”
      
       

       “唉,月落南极,不如改作疏影浮生?”
       “疏影浮生奇梦人。”
       “哈,随你,随意好了。”

        我轻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想告知的,
        知道了又如何呢。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低酌浅唱月明中,休去,休去,惊起一枕奇梦。
        原是一场奇梦,畸梦。

     

👏👏

【迹冥】跳跳糖

沙雕小段子,拿饺子开个玩笑( ー̀εー́ ),OOC我的。
背景是优等生遥遥和不良又忠情(x)的少年鬼谛地下恋爱。

       鬼谛早上和同桌小明打了,被班主任留在办公室罚站思过,教室在办公室斜对角,班主任的呵斥声和鬼谛的反驳声此起彼伏,越骄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这一笑,整个班的人都跟着笑了。
       玉逍遥无奈,拍着讲台提醒大家安静,继续自习。
       “班长,我想上卫生间!”越骄子同学举手嬉笑着。
       “去吧。”玉逍遥扶额,望了一眼非常君,可他干脆视而不见,抱着书本凝神读着。这仇记下了,玉逍遥愤恨地咬了下牙,越骄子走近时塞了一包跳跳糖给他。
        “了解!”越骄子心神领会,转身之际将自己的练习薄从讲台上抽出,又朝玉逍遥吐了下舌头,“班长等会我要去问问题,晚些回来哦!”轻飘欢悦的语气,顿时使得台下的几群小女生窃窃私语起来。

         女生A:我怀疑班长和越骄子有××
         女生B:怎么看出来的?越骄子不是喜欢鬼谛吗?
         女生C:B你是不是傻,刚刚班长和越骄子小手手都牵上了,噫~我平时可没看越骄子怎么和别人笑过,我和他说话都爱搭不理的。
         女生D:同意,越骄子和鬼谛一碰就炸,和班长倒是非同一般的亲♂密
         女生B:我怎么没看见牵手手,别扯远了噫,越谛两人明撕暗秀都不懂,傻瓜,越骄子和鬼谛小事上,打归打,哪次搞事不是一起滴,嘘,他刚才肯定借口去找鬼谛了。
         女生C:没有牵手手也是传小纸条了啦,越鬼一起搞事不算什么,越骄子成绩很好,每次各科排名都是和玉逍遥不分上下,两个人你追我赶,好不默契,才是真正的明撕♂暗秀♂
         女生A:好了虽然我站越玉,但C你脑补的过头了,没有事实依据。乖,知道你喜欢双强。
         女生D:我们这么多人都吃玉越,群众的👀是雪亮的,没有错啦
         恰在此时,一陀纸条砸上D的后脑勺,白纸黑字赫然写着:真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要盲目从众。
         看见此条,几个小姑娘毫不掩饰鄙夷之色,嘻笑着将纸条传回:邪教!!!玉越  is   rio,不拆不逆了解一下?[微笑][微笑][微笑]
        

        非常君正闭目小憩,看见D的回复简直要笑岔气,他正哈哈着肚子疼一抬头瞥见班长玉逍遥“温和可亲”地注目着自己,立即噤声趴下头捂嘴接着笑,玉逍遥面色不改,温柔地提醒着众人:“再过一刻钟收练习簿,没写完的同学们抓紧了。”

      纸条的反面右下角写着一行红色小字:【玉谛】好食。

       一出门,越骄子步下生风,光速溜到办公室门后侧耳听着,只闻:
       班主任:“你知错了没有?”
       鬼谛:“呵!”
       “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呵!”
       “你再呵一遍?!”
        “呵你妈的”鬼谛抬脚踹了左脚边的花盆一脚,“错什么错,老子没错。”
         光是听着那沉闷的一声,越骄子也知道鬼谛踢痛了,正心底哈哈了这个愣头青想到玉逍遥派给自己的任务忙抬手把嘴边的哈哈压下了。班主任也是又惊又好笑,颤颤地手指着鬼谛:“你打了人要负责任的,能不能别这么冲动”
        “他活该,哼,他欠揍”
         “小明同学不过不小心碰到你一下,你就踹他两脚?”
         鬼谛撇嘴,才不是,这是上周的事,他沉闷地回答:“这件事我和他道歉了,有完没完!”
         “那你后来怎么又揍他?人脸都被你揍肿了……”
         “我们俩互相打的!”
         “你先动的手,你无理取闹动的手……”
         “你说谁无理取闹……”

        门外的越骄子听着头痛,正寻思着自己是闯进去还是回教室两难时,鬼谛讥笑着怼了一句:“谁让他去班长那给我告状,告老子的状老子见一次打一次!正面刚啊,小明小怂货”说着举起右手对着班主任比了个中指。班主任气极了,抬手捏了只粉笔朝鬼谛脑袋扔过去。扔歪了,鬼谛嘻嘻,朝面红耳赤的班主任做了个鬼脸。
          。。。。。。

         越骄子溜了,他又溜了回来。越骄子礼貌地叩了三下木门,在班主任抬脚欲踹时扭开门把手,左手抓住练习簿呼呼地摇了下,“老师,学生有一道题甚为不解,特意来寻了您指点迷津。”班主任正是看鬼谛头痛,转头看见鬼谛的死党蹿过来张口便想呵斥,而这来人咧嘴展现八颗牙齿的标准假笑,再加上他皮归皮,成绩还是好的,也就悻悻然回笑了一下,招呼越骄子找个凳子坐办公桌旁。鬼谛瞧见,带着不屑的轻哼冷笑着盯着正在专心致志听班主任讲解错题的越骄子,直把他盯到寒毛竖起回眸眯着眼呲了一下牙。越骄子微微起身挪动木凳,凳腿摩擦地板发出刺耳一声,顿时打断了班主任的思路,使他皱着眉夺过越骄子的水笔和直尺就在白纸上哗哗运算了起来。

       “我故意的”越骄子抬首,做着口型对鬼谛唇语道,果不其然收到鬼谛的呲牙+踢腿报复,在激怒他之前灵敏地从牛仔裤口袋里翻出一包糖并特意举在书桌下班主任看不到的地方晃了晃,鬼谛正是不解想趁机再踹一脚时,又见越骄子露出得意的笑容做着唇形。

       玉逍遥送我的——他分明看清越骄子这样说,不出意外地,在意识回拢前身体先行反应重重踩了他一脚,后者心有防备,耐何鬼谛果决发力又狠,精准躺枪后嗷呜叫唤。这道题有些难度,班主任强忍着不去网上搜索过程,刚有头绪再一次被越骄子打断,便不满地抬起埋着的头颅,迎面撞见鬼谛“温和”的笑脸。

       “老师,我错了。”鬼谛垂眸,一副受了委屈的乖宝宝样。

       “哦,错在哪?”班主任顿时也惊了,鬼谛一向器张爱折腾,他早已做好僵持一下午并在放学时形式主义一下苦口婆心地规劝的准备,这孩子叛逆,但好在做坏事有度,每次都卡在写检讨、批评教育、留校察看、休学等关节点上,且他孤苦,养父向来不闻不问,所以一直存宽纵的心,他不犯事太过火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现在,此刻,鬼谛的态度很可疑,非常可疑。班主任无语地看着鬼谛,空气凝滞了几秒,他将自己半缩在空中的手犹豫着向鬼谛的刘海摸去,这个炸毛的少年立刻暴露了本性,抬起左手啪地一声打掉了,偏过头去露出无比嫌恶的表情。越骄子没忍住,冷哼了一声,尴尬的班主任回过味来,想起坐在自己身边的越骄子,柔声细语且不失威严地嘱咐他回班写检讨,也就放走了。

       一出门,鬼谛长吁一口气,摊开掌心的一包糖,用指腹隔着塑料袋摩娑糖粒的形状,刚才他正欲越骄子激战时,后者偷塞了这包糖给他,嘻笑着说:玉逍遥让我带给你的,让你赶紧出去。他半信半疑,但是玉逍遥这家伙可能在等他吧,就磨了口牙槽低头“认错”了,现在他想起方才啰嗦的班主任和得意扬扬的越骄子,胸口火一热,偏头啐了一口涶沫,急不可耐地撕开包装,将一些糖粒倒出放在左手心,午间的阳光照在椭圆的糖粒上,反射明闪闪的一束亮光照进他的眼眸里,一瞬间他想起玉逍遥一双眼睛里亮亮的星星,想起他露出酒窝的狡黠笑容,想起他在篮球场上汗液顺着乌黑发梢滴在脖颈上时一边仰头喝着矿泉水一边眯眼看他向他招手的样子,想到这儿鬼谛脸一热,暗骂了一句傻逼,左右四顾无人便捂手将糖粒放入口中,他放的有点多,放糖后跳跳糖遇水即化凝聚在舌面上跳跃,呲呲啦啦撞在他的上颚撞得发疼,鬼谛很是不服,用舌头卷走口腔里的所有糖聚在后牙槽上咬碎,跳跳糖融化将整个口腔渲染得甜腻,他吞了下喉头,糖水顺着喉管进入胃腹,很甜也很暖。

       鬼谛偏爱甜食,意犹未足,便将袋子里所有剩余的跳跳糖一口全倒进嘴里,他微眯着眼眸,晃悠悠地在过道上走着,神情倦怠且享受,在拐角处猝不及防地撞见来办公室交练习簿的玉逍遥,回头抬脚便想溜,下一刻他被玉逍遥单手按住右肩,力道很大压得他生疼,他习惯性刚开口骂人,“傻”字没开口就被堵住,玉逍遥的唇软软的,像果冻一样贴在他的唇上,他挣了下想说什么突然又意识到口腔里尽是弹跳着欢愉的跳跳糖,于是想咬紧齿关,可还是慢了一步,玉逍遥在他放松的一瞬间用右手钳住他的下巴,灵巧的舌头就撬开齿关滑了进去,卷扫着鬼谛台面上的跳跳糖,鬼谛没忍住,融化的糖水顺着喉管尽数吞咽下去,又羞又愤,他想挣脱,玉逍遥就把他撞在墙面上动弹不得,他的下唇被玉逍遥的牙齿啃咬住,敏感的上颚也被那人的舌尖流连戏弄,痒呼呼地直逼得想流泪,他用左手掐了把玉逍遥的腰,企图让他松开,但是玉逍遥轻笑了声,抬起右手手指插在他的发间拇指腹顺着他的眼眶摩娑一圈,鬼谛很受用玉逍遥讨好性的温柔,轻哼了声便闭上眼,左手从玉逍遥的腰后环绕过去抱住了他。

      这个吻起初强势而笨拙毫而章法,辗转间已缠绵而漫长,唇舌交碰间呼出的气息也愈发炽热,他们尽情吻着,跳跳糖甜腻的香芋味盈漫在两个人的口腔,使得头脑也愈渐昏沉,恰时一阵清风从过道口的窗户涌进拂在两人发烫的面颊上,他们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玉逍遥长而翘的睫毛扫在鬼谛的鼻梁上,他轻捧鬼谛的脸从他的唇上分开,拉出了一线银丝。

      “十七,你的脸好烫”  玉逍遥将下巴抵在鬼谛的右肩上,低沉地笑着发抖,鬼谛走了神听到这句意识到他调戏自己,忿然伸出拳头重重打了他一拳,玉逍遥惨呼一声,左手一直抱着的练习薄哗啦摔了一地。      
     
       “卧槽,你这么凶。”玉逍遥一脸委屈着盯着鬼谛,弯下腰去捡练习簿,鬼谛轻哼了声活该,看见玉逍遥低头专心地捡着便也过来帮他捡。

       “嘿嘿,跳跳糖好吃吗?”玉逍遥伸出手按住鬼谛的双肩,灿烂而又温柔的笑着,鬼谛心想,这人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欠揍的嘛,秉持着霸道一哥的一贯作风,他故作不耐烦地撇头哼声,还可以,我原谅你了。
       玉逍遥不在意,有些好笑地问,“我需要你原谅什么?”
        “和班主任告状的不是你?”
        “我是班长,同学打架斗欧的事当然要上报啊!”
        。。。。。。
         “玉逍遥你快滚!”鬼谛气急,拿着本练习簿劈头就要盖脸打下去,玉逍遥一把抢过,抱起拾好堆叠的练习簿便往办公室跑,临跑前又塞了包跳跳糖在鬼谛手上,成功躲过鬼谛的预备临门二脚。

         “放学等我一起,小十七。”他调皮地冲鬼谛眨眨眼,后者没说话,撕开包装纸含着跳跳糖往教室回走,脸上挂着自己意识不到的烂漫笑容。“笨蛋玉逍遥。”想到此,他又不屑地摸了下发烫的脸轻哼。



         鬼谛是肿着唇回到教室的,越骄子回来时不明所以地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善意”笑容,良久,在玉逍遥和非常君之间,他选择和鬼谛结结实实打了一架。
        

      

       

结婚!!!